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www.457577.com >
“九州”扛旗:中国奇幻的自证还是自曝其短?
发布时间:2019-07-20

  九州迫切地需要一场胜利来一扫颓势,哪怕是小胜,也会给资本市场以信心,如同开闸放水,让后续作品浩浩荡荡涌入市场。

  类似西方有《指环王》,2002年的时候,构建一个中国式的奇幻世界,已经在“清韵论坛”上得到了热情的响应,神灵、星辰、大陆被陆续缔造,轮到世界命名时,有人提议“九州”很好。

  但“九州”已经被一个叫“江南”人的用了,他当时正在为这个世界贡献自己的故事《九州缥缈录》,是今何在说服了他。作为交换,今要“参与这个设定并写出成型的小说”。

  这是“九州”名字的由来,也是世纪之交斩头露角的通俗小说的写意概括。这些作品在文娱行业资历深厚,它们从年轻人的荷尔蒙中生长出来,继而又落寞于网文时代。等到IP时代来临,就融入改变大潮,浩浩荡荡和光同尘。

  从付诸笔端到剧集上线,《九州缥缈录》走过了近20年。作为本土奇幻的扛旗作品之一,它的发育风貌是中国IP衍生的绝佳样本,也是文人式英雄之志和财富野心的代表:它们从诞生之日,服膺于商业文明的规训,并一次又一次,主动或被迫地融入影视等产业链中,试图把文本IP兑换成流量、真金白银,还有梦想。

  为了集中叙述,剧版的“缥缈录”砍掉了一些次要的角色,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做简单化处理。但原著作者江南的气质仍得以弥散开来。其主要手段是借助典型的江氏对白。

  都说睹物思人,虽说思念也换不回那人来。可若是那人不在我们身边,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照顾好自己了。

  说话人往往措辞克制,然而话语背后却连接着更深层广大的阴沉与悲哀,显然是借眼前之事浇自己的往昔块垒。

  同样地,哪怕情节有出入,一些经典桥段的“意境”仍然被传递出来:由刘昊然饰演的吕归尘和宋祖儿饰演的羽然初次见面,后者解开头发表明自己是女儿身的一瞬间,令人动容。一见斯人误终身,“她在绝高处揭开自己的面具,抖开了长发。吕归尘的眼里,那一瞬间就是阳光洒落的情景......”,剧情聪明地复刻原著中的“情绪点”,尝试打动此前从未接触过“缥缈录”的观众。

  但让人失望之处也不少,因为主创人员缺乏复杂叙事的掌控力,弱化人与人之间的冲突、博弈、猜忌,相较于原著,剧版“缥缈录”显得张力不足。

  以开头九王凯旋为例,原著中,这一场景有大君与王爷的矛盾、王子与王子之间的敌意、强势九王给人的不安、龙格真煌女儿们对青阳的仇恨、吕归尘与九王持刀对峙多组人物关系,气氛剑拔弩张。

  但在剧中,只剩下刘昊然无脑拿刀砍爹,智商堪忧,令人啧啧称奇。而另一位男主,由陈若轩饰演的姬野,本该孤绝阴沉的姬野,小说里被人围殴“脸上都是鲜血,双瞳像是火烧一样明亮”的姬野,现在竟然自愿当“雷云少爷的跟班”;在演武场上胜利,也不是因为最后关头顿悟开了大招,而是出自吕归尘的放水。

  娱sir不是站在原著粉的立场,以“还原度”来衡量剧集。娱sir甚至可以理解这种处理方式:通过当雷云少爷的跟班来换取前程,其中透露出的懦弱,是日后姬野必须要克服从而成长的关键心理弱点;又因为剧情不像原著有姬野“一生中,第一次知道这个茫茫的世界上,竟然可以有什么东西(羽然)只属于我,而不属于昌夜”,从而激起豪情大胜演武场。为了让人信服,编剧只好以吕归尘授意手下放水的方式处理打斗。

  但这种叙述腔调显得极其庸俗,给人感觉编剧像是刚刚读了几本诸如《故事》那样的好莱坞编剧手册,然后迫不及待的展开课后实践。这是一种对原著粉不动声色的爱咋咋地:反正就这么改了,有些地方也还原了,人物逻辑也说得通,您就这么看吧。

  当然了,不照顾粉丝情绪,还有一个可能是粉丝也不太给力要是真给力,曾经的九州杂志《九州幻想》《幻想1+1》《九州志》等等也不至于都没了。

  连他的作者江南都在人民文学出版社的再版感言里,如此对比《九州缥缈录》和他的另一部非九州小说《龙族》带给他的物质生活:出《龙族》时,是人生赢家,签售时激动的粉丝还要扒他衣服;而写缥缈录时呢?“穿着一套价值120块钱的西装走在南京西路上”“缩在出租屋里敲字儿,饿了出去吃一盘饺子”。

  总览近些年由“九州系”改编的作品,口碑和流量似乎都不如人所愿。2015年改编自唐七公子《华胥引》的剧集《华胥引之绝爱之城》上映,几乎没有声响,豆瓣评分6.2;2016年,由九州作家唐缺执笔小说,上影寰亚“自主研发的新IP”《九州天空城》更是渣剧的典型;上影寰亚等公司在2017年又以九州世界观出了部《鲛珠传》,被新京报评价为“喜剧方面的笑料依然只能拿软色情和屎尿屁来凑,正剧方面永远是最基本的正邪二元对立”。

  如果说上述作品还因为“不够九州”情有所原。那上映于2017年的《海上牧云记》,则表现得像一个努力用功然而成绩平平的学生,人们都从他的服化道中看出了诚意,然而这部剧被记住的也仅仅是服化道可这已经是九州里最重要的作品之一了,作者是今何在。

  所以当另一部声势最响亮的九州作品《九州缥缈录》上线,无论作者之间的恩恩怨怨如何,它都意味着“九州系”又一次自证,九州迫切地需要一场胜利来一扫颓势,哪怕是小胜,也会给资本市场以信心,如同开闸放水,让后续作品浩浩荡荡涌入市场。否则则让人心生困惑:王炸都打出去了,还不见起色,后面的牌似乎也可有可无。

  从这个角度,需要自证的甚至还有中国的奇幻/玄幻影视市场。当一部部大IP特别是玄幻IP如同树木矗立在树林时,剥开宣发的面纱,我们只能看到残花败柳,以至于去年舆论“恍然大悟”地宣称女性向IP才是民族的希望。国内有资格和《九州缥缈录》并驾齐驱的幻想类IP并不多见,如果成了自然皆大欢喜,如果不成,那资本市场很自然陷入反思:项目收益仅仅和题材挂钩,与IP质量无关。

  这种担忧并非一种空洞的工具理性,而是有其历史根源:不同于美国的科幻题材电影,很多如《星球大战》一般的经典之作都是没有原著,电影的气质灵魂直接从主创团队身上生长出来;中国的奇幻/玄幻影视,则由出版界提供原材料,再嫁接到影视行业身上,先天体虚不足。后天又因为热钱涌入,孩子该发育的年级偏要他出门接客,以至于把中国从流量到品质的顶级IP都草草浪费了一遍,落得个不三不四。

  娱sir是在号称奇幻元年的2005年开始大量看奇幻小说的,那时候有九州、有《诛仙》、有《天行健》,那时候娱sir处于小学初中之交,真的会相信当时出版社营造出的舆论基调:中国的奇幻事业将可以正面刚西方的《哈利波特》《指环王》。

  所以哪怕作为原著粉,也希望《九州缥缈录》剧集能爆,毕竟如同江南《九州缥缈录》里著名的句子:南淮是不是那个南淮都无所谓,那些年陪你一起偷花跳板打枣子的人已经不再了。香港挂牌之全篇完整篇2018年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主页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